鸳生

【九辫】谢幕后

一场《探清水河》谢幕,作为一队之长,张云雷终于可以歇口气儿了。

演出成功,尤其是以虚代实,侧面刻画,来塑造女主人公形象的巧妙手法,更是出乎观众的意料之外,而又在于角色安排的情理之中。

“其实我还挺想看你大莲妹妹的扮相儿的。”

当初剧本敲定无实体女主方案后,杨九郎如是云。

“你又不演小六哥哥,谁演大莲关你屁事。”

听见杨九郎遗憾叹息,张云雷如是云。

这次杨九郎和张云雷不光没演上小六哥哥和大莲妹妹,连对手戏都少得可怜。

一年一度小封箱,其实俩人挺想乐乐呵呵轻轻松松说一场,但是又觉得自己总在舒适区里呆着,对不起观众,也无益于长进。

吃完饭从三庆园出来已是深夜两点,京城里华灯霓虹仍点缀着寒夜。流光照进车里,张云雷看着杨九郎脸上不断变化着色彩,觉得滑稽,可这张脸又消瘦得如此明显,不由让人心疼。

等红灯的间隙,杨九郎扭脸儿看了看张云雷,眼角尤带着点儿没卸干净的妆:“你最后那一哭,别说台下了,我都心疼得不成。你可别深入角色不可自拔啊,咱还得高高兴兴过年呢。”

张云雷没想到他俩心疼彼此居然来了个神同步,心里感动,又觉得说出来没头没脑,再者也显得矫情,便道:“不至于,戏里戏外我还分不清楚啊。再说我这小日子过得好好的,咱俩证儿也领了,事儿也办了,谁抢我个二手货啊。”

“也是,你这出身,不仗着家大业大胡作非为祸害良家妇女就不错,我也是多余操心。”交通灯变绿,杨九郎松了刹车踩上油门。

“去你的!”张云雷啐了一句又道,“倒是喜剧人这事儿让我挺有压力……”

杨九郎笑道:“用不着,你看看前几期,哪组不得扔个催泪弹,咱排的这出儿悲剧我看上喜剧人正合好儿。”

“嘴怎么这么损呢?那干脆这么着,我去喜剧人哞儿哞儿哭,你上吐槽大会说单口得了。”

“说真的,”杨九郎忽然敛了神色,“选手都很强,要是很快被淘汰了,咱们就沉一阵子,多去小园子,多磨几个新段子,我知道,你排这个剧就是想让自己沉沉心,今年四处商演心都浮了……”

“翔子,”张云雷打断了杨九郎,“今年咱们要孩子吧。”

“不是,你说什么?要孩子?”

“【a】”

“我当然高兴啊,可是……”

“【b】”

“哎哟祖宗,我不是那意思!”


小张老师撒泼没撒痛快:“那你什么意思啊?停车,说明白了再走,回头再给我开马路牙子上去。”

杨九郎依言停稳了车,说道:“没你这么不讲理的,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?【c】明知道我在意你,还非拧着说,你是想拿那些歪话恶心我,还是想逼我说点儿肉麻的恶心你啊?”

被情话郎骂得又甜又爽的小张老师终于消停了,拽拽杨九郎衣服:“行了,我知道了,咱回家吧,啊?”

“我生气了,开不了车了。”

张云雷蹭过去咬他耳朵:“【d】”

---------end---------













【d】是:“评论里小仙女们填写【a】【
】【c】各超过10个的话,作者写一个备孕旗袍普累。”

评论(13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