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九辫】婚礼前奏曲(3)

“腐托帮”设定,非ABO生子!

自行体会,遇雷自救,多有杜撰,拒绝考据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①奉子成婚(点我看

②结婚照(结婚照左右位置写错了,修改稿点我看


③见家长


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虽然俩人在一起四年了,但是结婚生子的大事,除了跟父母商量,师父师娘那边也得恭恭敬敬正正式式的报备一声。


俩徒弟都二十大几了,老郭对他们传出婚讯不意外,但是因为弄出孩子来不得不结婚,还是挺意外的。刨去身体的原因不算,张云雷自己本来还是个孩子,怎么会愿意累赘个小的?怎么想也是杨九郎的主意。


老郭正琢磨着,张云雷说要去大林屋里找游戏机。这当儿杨九郎凑过来,小声嘀咕:“师父,您劝劝他。早上犯恶心急着奔厕所,他这腿脚都不赶趟儿,再往后不更受罪?我一提去医院他就说等等。您说到时候孩子要真不能留,拖时间长了他舍不得了,再落下心病……”


老郭一听,合着自个儿正猜个对调。不过为人父的心情他也理解,那个不请自来的小人儿,总是带给人意外的成长和改变。“下个月你们不是去南京嘛,让大夫好好看看,主要是找主治大夫结合之前的伤情评估评估。”老郭说,“身体要紧,年底的商演怎么也得坚持下来,你可得照看好了他。”


“那肯定。”杨九郎点头应了。这几天净跟长辈跟前打包票了——两边的父母,加上师父,全是同样的心情。这么想想,他都盼着这孩子能留住。这么多的爱,要是有缘能托生成为家人,多幸福。


过了会儿,张云雷慢慢悠悠拿着游戏机,边玩儿边拐拉着腿往客厅走,被师娘数落了一通。“我瞅着道儿呢,摔不着。”一提摔字儿,他自己都知道这话没什么说服力,吐吐舌头,把游戏机给杨九郎。


老郭说:“你们俩玩着,我做饭去。”

俩小辈儿起身儿要帮厨,老郭赶紧按下:“好好待着别裹乱,想玩儿做饭过家家儿回自己家祸祸去。”


上回俩人想尽尽孝心,看望师父师娘还帮忙做了回饭,其实手艺还凑合,就是忘了老郭糖尿病的事儿没用木糖醇,一顿饭吃下来那血糖蹭蹭往上窜。


这事儿就成了黑历史,传来传去图个乐呵儿。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锅扣在郭麒麟头上,还演变成太子意欲谋权篡位,指使国舅爷下毒的版本。


当然,什么梗到了谦儿大爷嘴里都特别有爱:冲您这餐后一百八的血糖我都得叫您一声甜心儿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后半截儿跑题了~哈哈哈

求红心蓝手小绿评哦!

评论(15)

热度(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