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九辫】婚礼前奏曲(2)

“腐托帮”设定,非ABO生子!

自行体会,遇雷自救,多有杜撰,拒绝考据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①奉子成婚(点我看


②结婚照


“我说,”杨九郎摇了摇快睡着的张云雷,“回北京咱就结婚。”


张云雷迷迷瞪瞪的压根儿没听清,翻过身问:“回北京怎么着?你再说一遍。”


杨九郎凑近了,一字一顿的说:“我说,结婚,回北京咱就结婚。”


张云雷这回听清楚了,反倒不知道怎么应。杨九郎看他躺那儿发愣,猜不透是没醒过闷儿来,还是有什么顾虑,还是不乐意——总不会是嫌这种非正式求婚不够罗曼蒂克吧?


杨九郎见他不言声儿,又道:“回去先领证儿,下个月到南京再让医生看看……”


后头的话,杨九郎不说张云雷也明白:检查结果好,就趁不显形赶早办事儿;结果不好,去大铁棍子医院找捅主任,头天做手术,明天接着演。


“结!省的弄得跟失足青年似的。”张云雷拉过坐在床边的杨九郎,“到时候照结婚照你可得睁开眼啊。”


杨九郎搂着他傻乐,说:“睁不开,乐得缝儿都没了!”


回北京歇了半天,俩人拎着两套大褂就奔了民政局。


路上,张云雷嘀咕:“穿大褂拍结婚照是不是忒神经了?”


“穿大褂多好哇!”杨九郎从后视镜看摆弄衣服的人,“张磊杨淏翔,张云雷杨九郎,合体一回,浪漫不?”


张云雷撇嘴:“浪漫个六!回头人家说了,不说段相声不给照相。”


杨九郎还挺当真:“凭什么不给照啊,我打市长热线我!”


“嚯嚯,瞧把你能的,市长管你个臭说相声的。”张云雷又说,“别说,您一个光荣的北京市民,市长说不定还真关怀你一下。”


“这话说的,”杨九郎笑呵呵,“您不也马上就成北京媳妇儿了嘛,还给北京贡献新增人口呢。”


一提这新增人口就乱心。患得患失,喜忧参半,张云雷不搭茬儿了。杨九郎自知失言,而且也习惯了这人自己消化心事儿的作风——消化不了的时候就是自己男友力MAX的时候——以后就是老公力了。


到了民政局的照相处,俩人坐下准备照相。拍照师父也是德云社铁粉,边调镜头边说:“你俩站台上,随便捏一张就是结婚照,还用来这照啊,齁儿麻烦的。”


张云雷看看坐在自己左边的杨九郎,笑道:“平时那些个哪儿成啊,那汗流的,直反光。”


“还没眼睛。”杨九郎自己补刀。


张云雷说:“师傅,您努努力,好歹把他眼珠子给照出来。”


照相师傅笑点也是不怎么高,给逗得哈哈笑。闪光灯一亮,定格了面积为二十四平方厘米的幸福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三次元里琐事多,日更真的没可能。

但是还是求红心蓝瘦小绿评~~


评论(15)

热度(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