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卯友】拴娃娃(6)

非ABO生子!自行体会,遇雷自救。多有杜撰,拒绝考据。

拴娃娃(5)链接:

http://amateurgrey.lofter.com/post/1d03cfbe_10f4c96c


---------------

丁卯这问题,郭得友也答不上来:“谁知道哪次弄出来的,你学医的都不知道,我上哪儿知道去。我要知道今天能一个猛子就往水里跳么?”今天这事儿郭得友挺后怕的,好不容易来的孩子,真因为自己的莽撞有个三长两短,后悔都来不及。

丁卯给他理好衣物,掖好被子,温言道:“以后可得注意着点儿,别跟个活猴儿赛的,安胎养胎懂不懂?”

“哟,没想到你个洋学生这方面还挺按老理儿来。”郭得友出主意,“出院回家咱俩分房睡吧。你睡相不好,胳膊腿儿胡抡,回头再踢着我儿子。”

“分房?”丁卯不干了,“那我睡哪儿啊?”

“书房,客房,浴房,厨房,随便你。”郭得友成心挤兑,“老大个丁公馆,还能没咱丁会长睡觉的地方?”

分房睡是玩笑话,但禁X事还是必要的。再加上铁路冲击漕运,商会不得不想办法找出路,开办实业,既是自救也是救国。丁卯主持商会开厂制药,承修铁路,忙得如同小孩抽的尜尜。别说亲热了,前半夜都少有回房的时候,又怕扰了郭得友的好眠,十天里有一半就在书房里凑合睡了。

不知不觉孕期过半,郭得友脑袋上的辫子早已懒得打理,索性拆了,一把长发松松挽个髻子了事。从后背看他身型还算挺拔,可正面侧面看着,腰间已经膨隆得颇为可观,平素衣服早已穿不下,换了长衫,要不是肚子滚圆,还真有点儿道骨仙风斯文败类的意思。

郭得友这边因为身体原因,本来就少了不少乐子,丁卯又忙,可把他闷坏了。去龙王庙陪师傅做纸扎,坐一会儿腰就疼,腿也易水肿,有时停着具尸首,又晦气又难闻,也不适合孕夫久待。

肖兰兰和顾影两个丫头片子倒挺愿意来丁馆陪他,给他说说报社新闻或者江湖轶事,聊增趣味。可终究不如自己想去哪去哪儿,想干嘛干嘛来的痛快。尤其孕期进了六个月,心里还总跟被猫儿抓似的,老想着那档子事儿。

这天洗完澡,身上反而濡热难耐,便披着薄布汗衫去书房找丁卯。

“忙着呐?”郭得友端了茶杯献殷勤,“喝杯茶提提神。”

丁卯赶紧起来接过,顺手扶住郭得友的手拉他坐下:“今天怎么这么体贴,亲自慰问我来了。”热茶把眼镜蒙上一层白雾,丁卯摘了眼镜,又慢慢呷着。

“看你挺忙的,弦儿绷太紧也不好,找你说说话。”郭得友这番话确实是真情实感,又道,“而且今天孩子不爱动,你和他玩会儿。”

丁卯听了问道:“是动的少还是没动?我去洗个手,给你做个触诊。”

丁卯净手后找出听诊器,焐暖了才掀起郭得友衣襟,用拾音器去找胎心。“没问题,咚咚咚的跟小火车儿似的。”

“脑子里净装着铁路啊火车的……让我也听听。”郭得友抢过这洋玩意儿戴上,耳朵里顿时响起有力的心跳,欢喜道,“准是个小子。”

“我摸摸,看他理不理人。”丁卯循着手法按压,很快摸出孩子在里面的姿势。不知是不是想念爸爸,正巧这会儿翻了个跟头。

“嚯,好大的力气!疼了吧?”

郭得友揉揉腹侧,酸道:“还是你面子大啊,摸两下就撒欢儿,害我担心一天。”

丁卯看见原本紧致的皮肤上绽开一道道绀色细纹,轻轻抚着问道:“痒吗?”

“痒。”郭得友抓住他腕子,把手往「月夸」间带,“这里也痒。”

丁卯绷着的弦儿,铮的一声断了。

“师哥……”他呢喃着吻上去,彼此的呼吸都变得又湿又热。

嘴唇分开的时候,丁卯的领带和衬衣被郭得友扯开,郭得友的薄布衫被丁卯脱掉。

书房里有张罗汉床,雕花嵌螺钿,棕垫铺锦绣,是丁义秋心爱的家具,宽大气派,会客休息皆可。单人沙发施展不开,两人便滚到床上去。

丁卯火气虽胜,但还是加着小心,把准备工作做足。取了凡士林来,指头进去,却发现孕期里的身体变的分泌旺盛,愈加柔韧,裹缠得紧密,真真是绕指柔。

郭得友「每攵」感非常,不似以往耐得住「扌兆」逗,碰不得般哼着,长腿无所适从的曲着,像是要逃开,又像是迎凑。

按郭得友的话来讲,丁卯的指头和那第三条腿儿,都像是长着眼睛。丁卯便说这叫术业有专攻,然后就专往里面那处攻去,把郭得友弄得浑身筛糠。

今次不敢狠弄,只是中规中矩勾着剪着,混着香脂掏出许多汁水,泽泽作响,此情此景激得丁卯裤子都快撑开。

“你磨叽什么呢?”郭得友虽然被伺候得爽「忄夬」,但还是渴着那「木艮」火热物件,满满地填了身上心里的空虚。

丁卯拿过榻上绣靠,给他腰下垫好,松了皮带从内「衤库」里「扌匋」出「石更」物,扶着「丁页」进去,说道:“轻了重了言语一声,我可动了。”

郭得友免了一贯的贫嘴荤话,只顾得上护着孩子,颠簸在「谷欠」海之中。

丁卯听得他声音渐渐变得连绵颤抖,气息急促,知是快到了,便急送了几下,直到郭得友体内那要命的紧「纟宿」来袭,才顶住不动,让他好好享受余「音匀」。

“过瘾了?”丁卯待他缓和下来,「扌由」出自己还精神着的兄弟,在郭得友滑「月贰」大「月退」间磨蹭。

郭得友投桃报李,绷紧了懒散酥软的腿,让丁卯也得些痛快。“先委屈这一阵,以后还上。”

丁卯心道钱可以不还,这个可得连本带利收回来。

两人体「氵夜」混在一起,丁卯在湿「氵骨」里X了一通,终于发「氵世」出来,把郭得友腹上又添上几块白「氵虫」。

久不享受极乐的二人搂做一团,歇了片刻草草穿上衣服,躲开下人眼睛,回房间沐浴不提。

-------TBC-------

今天量足有肉,红心蓝手小绿评还请大家慷慨一点哦~

评论(35)

热度(1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