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卯友】拴娃娃(5)

非ABO生子!自行体会,遇雷自救。多有杜撰,拒绝考据。


拴娃娃(4)链接:

http://amateurgrey.lofter.com/post/1d03cfbe_10f3a3b0

---------------


丁卯想问题向来丁是丁卯是卯,论资排辈上也不含糊:“当然是咱儿子是大哥了,都俩月了,这娃娃不是今儿才栓来的嘛。”


“呸呸!什么咱儿子、这娃娃的。”郭得友纠正,“都是宝贝儿子,以后还要给他娶亲呢。你可别不把他当回事儿,对天后娘娘敬重着点儿。”


“好好好,不欺神,就欺负欺负它吧。”丁卯知道郭得友看重这些,便把手伸进被子里摸摸自己家的倒霉孩子,“虽然怀你怀的早,可是谁让你落生的晚啊,给娃娃大哥做弟弟也不亏,是吧儿子?”


郭得友听了觉得有理,赞同道:“哎,这么论就顺了。”


丁卯抬头看看药水已经到底:“我帮你拔了针,就起来喝点儿热汤,输液输的手都冷了。”


“哎你别管,去给我叫个洋护士来。”郭得友不让丁卯动,“我也让洋妞儿伺候我一回。”


“成,都依着您,我去给您叫金发碧眼的洋护士去。”丁卯请来了护士,护士姐姐拔了针,要掀被子检查。


“嘎嘛呀介是!”郭得友没揩着人家的油,反倒差点儿被扒了裤子。


丁卯叽里咕噜说了一通,护士姐姐才走。


“都这样了,就别招东惹西的了。”丁卯盛了汤饭端到床桌上,“我中午那顿腰子的劲儿可还没处使呢啊。”


“有劲儿去码头扛活去。”郭得友中午那顿没吃好,这会儿觉出饿来,热热的吃了,五脏庙里暖洋洋的,没有要造反的意思。


吃完饭,丁卯在病床旁的沙发上,看鱼四送饭时捎来的信件账目等文书;郭得友不敢久坐,老实躺着歇食。一下午担惊受怕,这会儿大小均安,吃饱喝足,添丁之喜才泛滥起来。


“孩子的名字让师父取吧。”


丁卯看着漕运事务,不由想起父亲。今日他也成了父亲,除了喜悦,还有一派五味杂陈,难以言说,便冒出这么一句。


“应当的。”郭得友似是看出他心思,“若是老丁会长还在,该是他给孙儿改名。”


丁卯不想气氛惨淡,活络了话题:“还是算了吧,你瞧我这名字,取得怪不上心的。”


郭得友自然知情识趣,也打诨道:“师父取名,孩子怕是姓郭不姓丁。”


丁卯说:“老大姓丁,老二姓郭,一人一个公平合理。”


“丁会长高风亮节啊!”郭得友道,“不知咱家老大叫个丁某某?”


“叫丁当吧,叫老大警醒着点儿,别淘气把自己摔碎了。”


郭得友笑道:“丁当,怎么不叫咵嚓啊。”


笑了一通,给老大取名的事也归了老河神。


临睡前,丁卯代替护士给郭得友查了体,没再出血,情况稳定。


郭得友体型还没有变化,褪了裤子仍然腰细腿长,肌理健美,丁卯不免想起之前[又欠]好的情形。“也不知是哪次弄出来的。”


之前为了孩子,俩人做得频密。再加上年轻气盛,不说每天,也得三天两头,隔三差五的折腾一番。非要算出是哪次,还真说不上来。


难道是郭得友给自己送夜宵在书房那次?还是从聚华应酬回来郭得友在卧室生闷气那次?要么是两人看了洋杂志火气上涌那次?


-------TBC-------


各位看官你们觉得是哪次?

争取开一次车哈~

评论(35)

热度(1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