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卯友】拴娃娃(1)

非ABO生子!自行体会,遇雷自救。多有杜撰,拒绝考据!

---------------

丁卯和郭得友的婚礼办了两回,头一回是洋式的,第二回是流水席。

虽然二位都不信洋教,但凭着漕运的面子,西开教堂还是为二位操办得顶正宗圆满。商界政界外加报社,各有目的,来了不少。

西服礼帽闪光灯都弄的郭得友挺不自在,叽里咕噜的圣歌和誓词也听不懂,只知道把那死贵死贵的戒指一换,就算礼成。

“这就完了?”郭得友觉得这洋婚礼就跟唱了出儿戏赛的,不牢靠。

于是又按老理儿办了。请了三教九流,挂了灯彩,穿了喜服,拜了天地,吃了喜酒,送入洞房。热热闹闹,缠缠绵绵,这才觉出几分真实感。

花生大枣栗子馅儿饽饽蒸的半生不熟,吃到嘴里又粘又涩,大家伙还一个劲儿的问“生不生?”

丁卯赶紧吞了应道:“生!”

郭得友嫌难吃,一口啐出去:“呸!”

郭得友成了会长夫人,住在丁公馆,但龙王庙和各个码头仍是常去。饭碗和手艺不能丢,那是师父传的;江湖上的地位和人脉也得维持,他可不是丁会长家里的雀儿。

不当笼中金丝鸟固然不错,可苍鹰飞隼也得下蛋抱窝不是?吃饽饽那会儿郭得友虽然表现的不好,但不代表他不想要孩子呀。

“体寒。”老河神给徒弟搭了搭脉,说了俩字儿。

顾影一拍巴掌:“早说啊!我那儿有的是红糖,热热的沏了,喝上两大碗……”

老神婆敲了敲疯丫头的后脑勺:“他和你能是一会儿事儿吗?小姑娘家家不嫌害臊。”

郭得友听了自然明白,一般人体寒,要么是老人妇女体弱火气不旺,要么是年轻人一时贪凉造成,他则两者都不是。郭得友看似身强体健,其实毛病多着呢。按丁卯的洋理论讲,这叫过敏体质。再加上平时常下水接触死人,他这体质与其说寒,不如说阴。

郭淳说:“隔天来这儿泡回药,我给你调几味药材。”然后又对自己二徒弟说,“你也是学医的,我就不多唠叨了。”

“是,谢谢师父。”老河神说得模糊,丁卯只得先恭敬接了,具体怎么做他还真没谱儿。

丁卯不是专攻产科,可基本的医理也了解。不孕不育嘛,想来想去无非那么几个原因。

据顾影说,郭得友小时候挺缺嘴的,窜个儿那几年,简直是只长个子不长肉,练功又狠,还晕倒过几回。丁义秋把漕运商会做大之前,丁卯也过过几年苦日子,到后来成了养尊处优的少爷,便只知道什么叫撑,不知道什么叫饿了,所以他一直不明白郭得友怎么那么执着于肘子。这回找着根儿了,还挺心酸。

药补不如食补,丁会长亲自嘱咐厨子给夫人加餐,炖肉煲汤,用的都是辅助老河神药浴的食材。

丁卯本着公平和科学的态度,偷偷去西医馆做了化验,看看是不是自己打了空炮。化验结果显示,丁会长从兵工厂,到弹药库,再到火炮台,都运转正常。

“要不我生得了。”丁卯提议。

“得了吧,你成天抛头露脸那么多外场事儿,不方便。再说,你肚皮上那条大蜈蚣,撑大了还不得漏了馅儿。”郭得友承认听见丁卯这么说挺感动,“这么着,明天一块去庙里,拴个娃娃。”

--------TBC--------

求评论~

评论(42)

热度(1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