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刚予】同行是冤家(中)

雷设定!不解释自己体会!

拒绝考据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冯小刚不解: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?我踅摸了一圈,这屋里除了我就是你啊。”


“跟我有什么关系!话音儿都没落呢您就忘了?”冯思语提示道,“银幕男彭友啊,万能的吃醋梗啊!”


这回冯小刚盖特到了,可还有几分顾虑:“这招儿十六岁玩玩还成,我都快六十了,是不是有点儿矫情?”


冯思语开导:“哪儿矫情了?这是表达真情实感啊!您敢说您一点儿都没醋?我爸成天艾迪这艾迪那的,不光微博上有来有往的,哪回见着面不是动手动脚的。”


冯小刚听了,醋味立马儿冒出来了:“哟,你别说,这么一琢磨,我这委屈劲儿还真油然而生!”


冯思语关了电视:“得嘞,您呢回屋接着酝酿着,我做饭去,省的一会儿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嫌弃我在家什么都不干。”


张涵予到家的时候,饭正好上桌。看着闺女在餐厅忙前忙后,连日的辛苦好像都烟消云散了。


“爸回来了。”冯思语看老爸手里拎着正装,身上有烟酒味,想必是从酒会饭局提早撤退,便问,“再吃点儿?”


“嗯,再吃点儿。”张涵予到厨房洗完手,坐到桌边,“做这么多?你爸回来了?”


“嗯,”冯思语指指楼上,“歇着呢。”


张涵予说:“我叫他去,正好换身松快衣裳。”


冯小刚本来是上楼等着张涵予回来朝他吃醋作妖撒法子,没想到自己先睡着了。这些日子确实累了,洗了个澡往床上一靠就会了周公。


张涵予悄没声儿的进了房间,看冯小刚睡得挺香,不知道该叫还是不该叫。脱了一身累赘坐在床边看睡着的老男人,冯小刚洗了澡,脸上手上的白斑露出来,和几乎半白的头发一起,宣告着浑身的疲惫和初显的老态。


白天访谈中那点儿别扭劲儿一下子没了——两口子,一家人,有什么可比的呢?互相心疼还来不及呢。张涵予叹口气,捏了捏冯小刚的手:“小刚,吃饭了。”


冯小刚醒过来,迷迷糊糊,眼睛还眯缝着,倒是挺清楚的觉出手被温乎乎的握着,赶快攥紧了连手带人往怀里拉。张涵予被拽得倾身过去,也只得好声好气儿的说:“累了?吃了饭再歇着,闺女都做得了。”


冯小刚醒的差不多,觉得这温存的状态和预期的黑云压城城欲摧差别有点儿大啊。睡眼聚了焦,好好看了看眼前人,捯饬的油光水滑美不胜收,于是真心实意的说:“张老师顾盼生辉光彩照人啊。”


张涵予把人扽起来:“你等我把脸上这点儿油彩卸了还顾盼生辉光彩照人不。”


“你那裸妆跟真裸没什么区别,可我这脸要是不刮刮腻子可就没法见人喽。”冯小刚这会儿真入戏了,心里挺不是滋味,“打年轻就没精神过,一晃三十年,成老帮菜了,自惭形秽哟。”


张涵予当他是心思放在新片上,难免感慨青春易逝芳华不再,想设身处地感同身受的安慰一下:“别说你这阵子和那帮小丫头小小子一块儿觉得自己老了,你看我,不服老不服老的,一到健身房,拼了老命也赶不上人家艾迪啊……”


“嘿我说你什么时候又跟他去健身房了我怎么不知道啊?”


----------------


tbc~

我终于有tag了!

#刚予#

但是,予叔群像的那个改定个什么tag呢……


评论(5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