鸳生

【方高】烟火

“腐托帮”设定,自行体会不解释,遇雷自救。


给自己打广告:

方高《票戏》:

http://amateurgrey.lofter.com/post/1d03cfbe_cd71956


彭予《艾窝窝》:

http://amateurgrey.lofter.com/post/1d03cfbe_de24a90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方新武醒过来的时候,正好赶上高刚弃了轮椅换上双拐。两位英雄情侣也免不了一番生离死别后的含情脉脉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一墙之隔仿若天涯。拄着拐的一天来看躺床上的十八趟,躺床上的那个除了炕上拉尿时羞于见人,其余时间必叫拄着拐的来起腻。


高刚出院的时候,方新武开始做复健。小伙儿每天过得苦大仇深,就盼着高刚下班来陪——还是三陪:陪吃饭还得管喂,陪练管捏胳膊腿,陪聊必须穿插若干亲嘴。


方新武出院那天,高刚起了大早收拾屋子,又请了假去接人。到了病房,病号还挺积极自觉,东西都收拾好了,床上桌上都光溜溜,怪可人怜的坐床上等着回家。


“高队,你怎么才来。”


“对不住,早高峰,起大早赶晚集。”高刚赶紧拎了床边的小行李包,揽着方新武往出走。


刚上车,方新武一拍脑门说:“我手机压枕头底下忘了拿!”高刚自然不能让病号再跑一趟:“等着,我给您拿去。”


高刚回到病房掀开枕头,除了手机,还静静躺着一个丝绒盒子,深蓝色的,打开里头是一枚戒指。


方新武在车里忐忑等待。做线人卧底他没怂过,到了求婚这儿,能想出这么怂的法子,他也挺瞧不起自己的。回头婚没求成,偷溜出去买戒指的事儿再给记一过,可熬淘透了。


没一会儿,高刚回来了,把手机递给方新武,指上银圈闪闪的。


方新武咧着大嘴乐,也不说话,拉着高刚的手捂在自己脸上不撒开。


“差不多得了啊,撒手。”高刚抽回手,着车掉头。


方新武说:“哎你往哪儿开?方向反了啦。”


高刚不搭这茬儿,问道:“你这戒指多少钱买的?”


方新武如实回答:“囊中羞涩,钻小圈窄才九千。”


“‘才’九千?”高刚安慰道,“甭羞涩,我更抠儿,就出九块。”


一说九块,方新武明白了,敢情这是奔民政局开呢!


领着证高刚才知道如今结婚连九块都不用了,自己头婚的经验已经是老黄历了。


方新武看着照片上自己身上遮不住的疤痕,遗憾道:“颜值没有了。”


“矫情什么,你看看我,”高刚指指证上自己的出生日期,“岁月都没有了。”


可我们拥有了彼此。


方新武说:“省了九块钱,你请我吃早饭好了。”


高刚看见不远处有个早点儿摊儿,说:“走,垫吧点儿,中午给你做好的。”


从战场的硝烟战火里杀出来,为的是再回到自己的小家,炊烟灶火,平安喜乐。


-------END-------

评论(10)

热度(48)